• 4

    AUG

    2016

  • TE Management Team
  • TE Management Team 共12篇文章

分享

TE Management Team2016-08-04發表,3505人次瀏覽,0篇回應,9個分享
網訊電通資訊長趙振全



文/資訊長|趙振全(Alex Chao)

最近讀了幾本書也有些心得想和大家分享。

1.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換舊人(Jobs fade-out, Bezos in)

作為一個無可救藥的賈伯斯迷(Steve Jobs)在他辭世後心情的悵然是可想而知的,還好趁著六月底回台的班機上翻了下這本擱在案頭兩年的書後 "The everything store: Jeff Bezos and the age of amazon",這份遺憾有了新的填補。貝佐斯(Jeff Bezos)是Amazon創辦人及現任執行長,他被公認是當前最有遠見的CEO。哈佛商業評論是這樣介紹他:He's invented a new philosophy for running a business.。 何謂「new philosophy」?在 2012 年的 AWS re:invent 大會上,貝佐斯有這樣的解釋,他說:我常被問一個問題:「在接下來的 10 年裡,會有什麼樣的變化?」… 但我很少有人問我:「在接下來的 10 年裡,有什麼是不變的?」我認為第二個問題比第一個問題更加重要,因為你必需將你公司的戰略建立在不變的事物上。如果我們將大部分的精力放到這些不變的事物上,我們知道現在的投入,會在 10 年裡甚至 10 年後仍持續不斷的為公司創造利益。所以當你發現了一個對的事情,甚至 10 年後依然如此的正確,那麼它就值得你將大量的資源傾注於此。這段話對我起了當頭棒喝、醍醐灌頂的作用,特別是在這紛擾的、跟風的、為了變而求變、及資訊恐慌症大蔓延的時代,猶如一股清新氣息拂面而來,瞬間我找到新的偶像了。也因為貝佐斯這份堅持,亞馬遜長年以來儘管備受市場質疑及投資人的抱怨,但亞馬遜仍持續對於基礎建設的投資,如在全球建立倉儲與物流系統等。上個月7/11日,亞馬遜在紐約股市的市值僅次於蘋果、谷歌、微軟和埃克森美孚,成為美國第五大公司。這份成果或許可作為過去20年來貝佐斯『尋找過去、投資未來』的註腳。我個人相當看好亞馬遜的發展,全美前三大是指日可待的,而超越蘋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2.美麗新世界,如果我們的institution - 制度素養夠強大

龍應台女士在最近某篇專欄裡提出了一個發人省思的論點,她說:「institution強大」是德國在戰後短短幾年內自二戰廢墟中成為世界強國的主要原因。德國人的「institution強大」在二次大戰戰場上有著最極致的呈現。兩軍大決戰時坦克車往往扮演著關鍵性的勝敗因素,二戰時當美國採用流水線方式大量生產平價且功能一般的坦克時、德國坦克卻還在工匠手裡精打細敲。雖然德國坦克性能強大、設計講究、材料厚實、製作精密,但生產數量就是趕不上美國的多和快。最後德國慘敗。在德國人的機構、制度、文化和價值觀裡,製作坦克和製作Leica相機是一樣的態度:精密、嚴謹、講究完美。所以龍女士對institution的定義是:institution的意思不只是機構,因為機構靠的是制度;不只是制度,因為制度靠的是文化;不只是文化,因為文化代表大家有一個共同遵守的價值觀和信念,一套大家接受的行為準則和習慣。所以「institution」是涵蓋機構、制度、文化、價值觀、信念、行為準則的「制度素養」 ── 維護機構制度嚴謹地運行需要「素養」。 網訊過去15年來憑藉著『共好精神』凝聚了一群人立足台灣、前進東南亞,更在中國大陸建立起近千人的團隊。但下個5 – 10年內網訊應該會成長數倍達到3000至5000人的公司,除了軟性的共好文化來凝聚團隊,我們也應該加強我們的「institution」、我們的「制度素養」,一套偏向剛性的作業制度、辦公室文化、團隊價值觀、工作信念、及全員行為準則。如何做到「institution -- 制度素養」,又從哪裡著手呢?我沒有完整答案,但或許Amazon公司的價值觀可作為參考,試試看我們的辦公室文化是否會慢慢地更加活絡起來。

『Have Backbone; Disagree and Commit』

Leaders are obligated to respectfully challenge decisions when they disagree, even when doing so is uncomfortable or exhausting. Leaders have conviction and are tenacious. They do not compromise for the sake of social cohesion. Once a decision is determined, they commit wholly. 我試著用我的理解幫大家翻譯這段話:Leaders有義務在尊重的前提下挑戰任何人、任何他所不認同的觀點或決定,即便這樣做會令人不舒服或甚至筋疲力盡。Leaders要有堅定的信念和不屈不撓的決心。他們不該為了顧全所謂的團隊和諧凝聚力而做出妥協。此外一旦經過激辯淬鍊的討論後,如果有了最終決定,Leaders就算仍不認同也必須全心全意地去貫徹執行此一結論來達成目標。




回覆共0則